【韩叶】曾经

神经病一样的文

神经病的lo主

太累了

好想一睡不醒

曾经

砸在玻璃窗上的雨珠发出的声音无比清脆,看着窗户外面的电闪雷鸣,休息了两天的韩文清依旧觉得自己操劳过度。

两天前,韩文清像以往一样正常的起床洗刷,回到卧室换衣服时叫一叫叶修,顺便再来一个黏糊的早安吻。做好早餐后自己吃完再给叶修留一份,然后出门,上班。但是等他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就完全不是这样了。叶修坐在沙发上,点了一根烟夹着,一口没抽,行李箱竖在茶几旁边。他一句话还没来得及问,叶修就开口了。

“老韩你还记得咱俩曾经说过什么吗?”

曾经……说过什么?

“算了。”叶修似乎也没想听他的回答,“老韩,我还是觉得咱俩不合适。”

“所以分了吧。”

“走了。”

然后他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,拉着箱子走了。

韩文清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然后关门的声音就这么响了。这么一响倒是提醒他了,连忙转身开门去追,结果开门后就看见叶秋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说,“放弃吧,他累了。”

攥紧了门把手,韩文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叶秋开车拉着叶修离开。

从第四赛季开始交往到现在,整整十年,同居都三年了,特么一句不合适?这话说出去别说孙翔了,就是卢瀚文都不信。

但他叶修就是这么淡定的说了。

曾经说过什么话?曾经说过的话多了。

叶修曾经说过,老韩,要是哪天我说想分了,肯定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。

韩文清对天发誓,他绝对没做什么对不起叶修的事。

他们还说过,对家里要两个人一起承担,不能自己扛。

这点两人也都是这么做的。

叶修还说过,要是有一天实在扛不住了,老韩你不用管我,娶个对你好的姑娘。

当时他还说,我扛得住,你扛不住了还有我。

所以,到底是哪里出错了。

总算记起明天是周一,韩文清把关了一整天的手机打开,然后他发现所有的人都在找叶修。包括苏沐橙。

他没有一个一个的回复,只在闹腾不已的群里说了一句话。

他跟我分了,找不到他。

是的,是他跟我分了,单方面的,不是我们分了。

找不到人,日子的得一样的过。

一开始他还不适应,买菜依旧买成两人的量,时不时问一句晚上吃什,习惯性打电话过去,听筒里传来机械的女声说,您拨打的是空号,请核对后再拨时才会反应过来。

对家里他一直说叶修在忙,或者出差了,出国了,最后次数多了他也只能坦白,他把叶修弄丢了。

当时父母听完就叹气,却也只是叹气,其他的没再多说。

就这么过了两年,有一天父母打电话给他,让他晚上回家一趟。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想跟他说。

大概是找个姑娘,忘了叶修之类的吧。

他神游着推开家门,一个小孩子摇摇晃晃的正往他这边走,眼见着就要摔了,他下意识就伸手去抱。

小男孩软软的一小团,被他抱在怀里后先是打了个小喷嚏,然后抬头看他,看见他就乐了,“piapia!”

这是……喊他爸爸?认错了吧这是?

“小叶子你又乱跑!”

熟悉的声音让他浑身一僵,机械的看向声源。

叶修站在那里,手里还拿着个小奶瓶,笑着对他说,“回来啦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回来了。

你终于回家了。

看着摇篮里睡得正香的小叶子,韩文清有意调暗了灯。叶修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,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大倒苦水。

“你不知道家里老头呆板成什么样!我说等叶秋结婚有了孩子不是一样的,他非不,最后僵持了好久才各退一步,试管婴儿。”

韩文清一把推倒叶修,“你曾经说过什么。”

“我说,老韩,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就分开了,不是我亲口告诉你,你就别放弃。”

“什么时候。”

“走的前一周。晚上。”

“我喝醉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醉了才说的,不然你那性子又该炸了。”

“以后不许了。”

“没有以后了。这次是我错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曾经怎么样又如何。且行且珍惜便好。

End

评论
热度(29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叶君清 | Powered by LOFTER